Home >  > 细析索尔海姆杯争议

细析索尔海姆杯争议

0

索尔海姆杯自1990年起举办了13届,其中美国队胜出8届,欧洲队胜出5届。2013年的索尔海姆杯欧洲队首次在美国取得比赛的胜利创造了历史。但是在这一场创造了历史的比赛过程,几个有争议的高尔夫规则判罚使得欧洲队的胜利并不显得那么的光彩。

争议一:在哪里抛球?裁判花了27分钟然后做了个错误的判罚!
涉及球员:欧洲队 卡洛塔-希甘达(Carlota Ciganda)
案例简介:欧洲队的西班牙姑娘希甘达在第15号洞第二杆,球进去了右边的侧面水障碍。球员、球僮以及现场的裁判们花了将近5分钟的时间找到了在水障碍内的球。裁判根据规则26-1给希甘达提供了规则处置选项,希甘达选择了在水障碍另一侧同等距离的点附近抛球。当裁判使用测距仪确定等距点后,希甘达却选择了在该等距点后方约40码的地方抛球,并且等到了裁判的同意。随后她在这个洞成功救帕,并且在接下来以赢一洞的比分战胜了对手美国队。

众所周知,当球在水障碍内,被罚一杆后,该球员有如下几个选择:
1、在尽可能接近上一次打初始球的地点打一个球;
2、在该水障碍区的后方抛一个球,使初始球最后穿越该水障碍区界线的点直接位于球洞和抛球点之间。抛球点在该水障碍区后方的距离没有限制;
若球是在侧面水障碍内时,除了上面两个选项之后,球员还可以:
3、在初始球最后穿越该水障碍区界线的点,2杆范围内且不更靠近球洞的范围抛球打下一杆;
4、在该水障碍区另一侧界线上与球洞等距离的点,2杆范围内且不更靠近球洞的范围抛球打下一杆。

希甘达选择了上面第4个选项,但规则要求在2杆范围内不更靠近球洞的地方抛球,但最终她在后方40码抛球却得到了裁判的同意。次日索尔海姆杯的裁判承认当天的判罚是错误的。

对于球在水障碍内在哪抛球,想必大家对老虎伍兹的“抛球门”仍记忆犹新。在今年4月名人赛中泰格的球撞旗杆反弹进水后,他选择了上面的第1个选项。但他在抛球的时候在离原点后几码的地方抛了球,造成的错误的地方打球,而被罚了两杆。

争议二:被免除下一杆后的争议
涉及球员:欧洲队 朱迪-夏多夫(Jodi Shadoff)、美国队宝拉-克里默(Paula Creamer)和莱克西-汤普森(Lexi Thompson)
案例简介:在第7号洞欧洲队夏多夫和她的搭档查莉-赫尔(Charley Hull)已经抓到了小鸟,这时美国队克里默保帕,而她的队友汤普森则有一个小鸟推。此时克里默的球恰好在汤普森的球线上,如果由克里默先推给汤普森参考球线,美国队则更加有机会抓下小鸟打平欧洲队。正在克里默准备推杆时,欧洲队助理队长索伦斯坦大叫应该给克里默免推,随即夏多夫的球僮对克里默说,That is good(那个推杆不用推了)。克里默被免除下一杆后不能再击球,不过汤普森仍抓下了小鸟推。

在这个案例里隐藏着很多规则,1)汤普森的球比克里默的要远,让克里默先推以提供球线是否违规(免除了规则10-1b)?
一般情况下,离洞较远的球要先打,若协商更改打球顺序以便为其他球手获得利益是要取消涉及球员的比赛资格。但索尔海姆杯该轮比赛是四人四球比洞赛,根据规则30-3b“一方可以用其认为最佳的顺序来打本方的球”,克里默先推是符合规则的。

2)根据索尔海姆杯的规则,只有队长才能给队员提供助言,助理队长的建议让克里默免推,欧洲队是否因此被罚杆?
助理队长在比赛中的角色相当于一个观众(局外者),如果球员主动向她征询助言,在比洞赛中该洞负。但实际情况是局外者主动向欧洲队提供建议,并且是偶然的,欧洲队不会受到处罚。但若继续发生而球员不采取行动去阻止时,则可能会违反规则,比洞赛该洞负,比杆赛被罚两杆。(18-1/24)

3)夏多夫的球僮免除了克里默的下一杆是否符合规则?
细心的读者也许留意到,是夏多夫的球僮免除了克里默的下一杆,实际上根据规则,球僮是没有权利免除对手的下一杆的。而在种情况下克里默拿起了自己的球是不受处罚的,但随后需要将球放置回原位。当然在这次的案例中汤普森拿下了小鸟推后也不需要克里默再击球。

裁判界有句名言,世界上有两种裁判,一种是已经犯错了的裁判,而另一种是准备犯错的裁判。在比赛现场时充斥各个情况也让裁判犯错的可能性更大,在这篇文章里提供了的争议案例,仅供大家学习。

by 高尔夫读者JimQi
本文刊发于《假日休闲报·高尔夫周刊》,转裁请联系该杂志。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