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 高尔夫裁判员的工作艺术

高尔夫裁判员的工作艺术

7

高尔夫裁判

前一段时间,新浪网高尔夫频道上一篇名为“裁判,不应是索命阎王”的博文引发了众多网友的热论。许多人对此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对版主支持和反对的声音都有。老实说,版主犀利的文笔很让我佩服。并且我个人也认为,不管言语中是否存在过激之词,版主提到的问题都应该引起裁判员的重视。因此,我在自己的博客上向大家推荐阅读这篇文章并进行评论,使更多的人参与到了讨论之中。随后,我在一本专业高尔夫杂志上也看到了对这篇博文的转载,足见该文的写作功底的确不浅。

客观而言,最近两年国内的高尔夫球比赛,尤其是职业赛的规范性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提高,这是有目共睹的。除了中高协的领导得力和赛事承办方的标准化运作以外,不可否认裁判员的辛勤工作也是重要的因素之一。

当然,当场上执法裁判的数目逐渐增多,当球员越来越多地依赖于裁判员进行裁决而非自行解决问题的时候,裁判员表现出来的问题,和其重要性一样,同样受到了人们的关注。于是,裁判员这个以前并不被人注意的角色开始逐渐进入了人们的视线,关于裁判员的报道,不管是正面的还是负面的,不管是积极的还是消极的,都开始出现于各式各样的媒体报道之中。从一个裁判员的角度出发,笔者认为这是好事情,因为它表明裁判员对一次比赛的重要性正在越来越多地得到人们的认可。

然而,无论如何裁判都不应被人冠以“阎王”的“美名!”

如何理解高尔夫球裁判员在比赛中所承担的角色,以及裁判员如何处理与球员之间的关系,毫无疑问是每一个裁判员都必须要面对的两个问题。在这里,笔者仅就此谈谈自己对这两个方面的理解和体会,希望与广大读者和同行进行交流。但是,在进入正题之前,我必须申明:由于不在现场,我无意质疑博文中提到的现场裁判员的规则水平。仅从规则理论层面而言,我宁愿相信她们的判罚是正确的。撰写本文的目的,不是想对判罚的正确性进行讨论,而是希望能够从另外一个角度来审视裁判员的过程。同时,笔者也衷心希望本文能起到抛砖引玉的作用,使更多的人熟悉和了解高尔夫球裁判员的执法过程。

如何处理来自球员的质疑

在去年的汇丰冠军赛上,笔者曾遇到一个令人感到尴尬的案例。

在第一天的比赛中,来自英格兰的选手Anthony Wall在第11洞把球打到了球道左侧的树林中。虽然他幸运地找到了自己的球,但是却发现球有一半陷入了树坑里松软的草堆之中。显然,这是一个非常难打的球位。在比赛的当地规则中规定,这些区域都属于球场的不可分割部分。换句话说,球停在这里后,球员要么在现有状态下打球;要么宣布球不可打,被罚一杆后进行处置。但此兄通过对讲机把我叫了过来(当时这个球洞属我的负责区域),指着那堆草跟我说:“这堆草本来不应该在这里的,它应该是整修地,我应该有无处罚的抛球机会。”

老实说,当时的情况并不复杂,在那种状况下我百分之百地相信没有一个裁判员会给他无处罚的抛球机会。理由很简单,球之所以在那里是完全因为球手的击球失误所致,草坪人员不可能把球场的所有地方都修剪得像球道一样平整(那就不是高尔夫了!),况且当时没有任何理由能说服我那个草堆可以按照整修地来进行处理。但是,这位2006年欧巡奖金榜排名第13位的球员对我的判决显然很不服气,要求征求另外一名裁判员的意见(second opinion)。于是我通过对讲机请裁判长Andy McFee前来进行裁决。在此过程中,这位老兄不断地对我抱怨说这个地方不应该有这堆草,并很有情绪地说:“你是这里的裁判员,为什么不能马上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呢?”

虽然以前也参加过欧巡的执法工作,但是遇到这种情况对我而言还是第一次。老实说,当时压力还是挺大的,毕竟能参加汇丰冠军赛的都是一些“腕儿”。但我还是硬着头皮坚持对他说“我不会给你无处罚的抛球,要么你就在此等裁判长的最终裁决。”原以为即使裁判长来了,看这位老兄的架子也要矫情一会儿。没想到Andy McFee赶到后只一句话便把事情处理了:“这堆草显然不是准备马上移走的,它不是整修地。况且当地规则已经写明这个区域属于球场不可分割部分,因此很抱歉,不能给你无处罚的补救机会。”听完Andy的话后,此兄说声谢谢,然后抄起球杆就把球打了出去。

看到这个结果,我着实郁闷了好一会儿。同样的判罚,为什么Andy来了后三下五除二问题就解决了,而轮到我头上就要耗半天呢。也许是看到了我的些许不快,Andy走到我面前解释说“这不是你的问题。这样的情况每天都在发生,球员们总是相信自己熟悉的裁判员。”随后我向他请教,如果我坚信自己的判决是正确的,我可以拒绝球员申请second opinion的请求吗?Andy的回答耐人寻味:“理论上讲你可以拒绝他,但实践中我们通常都会叫另外一名裁判过来帮忙(通常这个人会是裁判长),即使我们几乎百分之百的确定另外一名的裁判的判决也是一样的。这样做只是为了表达我们对球员的尊重,以及对其意见的重视,并无其他的目的。”

之所以举这个例子,是想和大家商榷:裁判员应该如何面对来自球员的质疑。高尔夫球规则34-2中写得很清楚:“如果裁判员是由委员会指派的,那么裁判员的判罚是最终判罚。”规则赋予了裁判员很大的权力,但是如何在实践中合理地使用这些权力,确实值得我们深思。

裁判员的言语艺术

裁判员在执法过程中,不可避免地会和球员产生某种形式的冲突,当其判决结果对球员不利时更是如此。此时裁判员如何控制局面,避免矛盾激化,便是一门艺术。

有一个很著名的案例。在某次比赛中,大名鼎鼎的巴里斯特罗斯的球进入了大树旁边的一个坑穴中。他认为这应该是一个掘穴动物的洞穴,所以自己可以根据异常球场状况的相关规则获得无处罚的抛球机会。但是当时的裁判长John Paramor却认为没有合理的证据表明那是一个掘穴动物的洞穴,因为它也有可能是狗或者其他动物挖的坑穴,所以拒绝了巴里斯特罗斯的要求。巴里斯特罗斯对此稍有些不服气,要求征求另外一个裁判员的意见。John对此的回答成为裁判界的经典。“Look, we’ve got a situation. I’m chief referee.”(嗨,咱们碰到点麻烦,我是裁判长) 。巴里斯特罗斯马上反映过来,说:“你的判决是最终的吗?” “是的”。 于是巴里斯特罗斯再无二话。

在这个情景中,John虽然表达了自己的决定是最终决定的意思,但是他没有生硬地告诉球员必须遵守自己的判决,而是使用另外一种委婉、甚至有一点幽默的言语方式平和地化解了裁判员和球员之间的潜在冲突。可见很多时候,对规则的理论知识并不是处理问题的全部,注重自己的言语艺术将使裁判员更顺利地处理自己可能面临的窘境。

判罚出错之后

虽然多数情况下裁判员比球员更加精通规则,但是不能否认,裁判员也有犯错的时候。就此我问过几位鼎鼎有名的裁判,包括John paramor和Andy McFee,他们都坦率地承认自己曾经多次判错过。接下来的问题是:裁判员发现自己判错以后该怎么办?

2005年的汇丰冠军赛是我第一次以正式裁判员的身份参加的欧巡比赛。当时的心情非常复杂,既兴奋,又有些担心,甚至是焦虑。但我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自己在欧巡的第一个判罚就错了!

由于天气和场地的原因,05年汇丰冠军赛的当地规则中决定使用选移球位。简单说,如果球员的球处于果岭通道的短草区域,球员可以把球拿起来,然后在一张记分卡的范围内放置球。

结果,一个球员的球正好停在了果岭旁半长草和球道的中间,他问我能否移动球。不幸的是,我之前一直顽固地认为,只有整个球体全部都在球道上时,才能应用选移球位。于是我很肯定地告诉他不可以。他怀疑地看了我一眼,问:“你肯定吗?”

“是的”我的回答很干脆。但是他还是不肯打球。

“好吧,”我有点犹豫了“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让裁判长过来。”

“算了,我就在现状态下打吧。”他最终做出了让步。然后漂亮地把球打到了球洞旁边。

之后我找到了裁判长,询问他正确地答案。裁判长的回答让我难过不已:“球的任何一部分触及到果岭通道的短草区域,就可以使用选移球位了。”然后他安慰我说:“没有关系,每个人都可能犯错误。但是,你现在要做的是赶紧找到那位球员,然后告诉他正确答案。因为他还有可能再次遇到类似的情况。”

从这个案例中我学到了很多,不光是规则本身,更重要的是裁判员对待错误的态度——“承认错误、正视错误、减少损失、尽快纠正。”

大胆执裁、坚持正确的主张

不可否认,经常作裁判工作,总避免不了要和球员发生某些矛盾。

比如这两年国内比赛中饱受争议的计时程序。有些球员甚至跟媒体抱怨说,中巡赛干脆改名叫“催巡赛”算了。坦率地讲,包括我在内的裁判员在此方面承担了“相当”大的压力。开始的时候也曾经动摇过,是不是我们根据欧巡和亚巡的硬卡翻译过来的计时程序真的有问题,亦或是我们没有能够深刻理解文字背后的含义?

但是,随着越来越多地参与国际大赛的执法工作,我们逐渐相信自己的做法是正确的。打个比方,当球员落后以后,裁判员直接把球车开进球道是欧巡和亚巡一贯的做法,因为这样可以清楚无误地暗示球员:“你这组落后了!”通常,裁判员并不用言语去通知球员他们应该加快打球速度了。道理很简单,绝大多数情况下一组球员落后是因为其中的某一名球员打球速度慢而已,这种情况下裁判员去催促整组球员加快速度,很可能引起另两名球员的不快。但是裁判员也不可能武断地只给其中一名球员计时,因为你很可能还不知道到底是那些球员打得慢!经过长期的实践,欧巡的裁判员决定在对某组落后的球员计时前,不进行事先的通知,并把这一条明白无误地写在了当地规则中。遗憾地是,很多国内的球员并不了解这一点,再加上多数人不习惯于用快速的节奏完成比赛,于是产生了种种的非议。尽管我们在公开场合和私下场合多次向大家解释计时的程序,但仍然有一些反对的声音。不过令人欣慰的是,经过两年的磨合,现在国内球员的打球速度已经提高很多了。

之所以举这个例子,是想说明:如果裁判员对某件事情(或者某个案例)经过仔细考虑后,仍坚信自己是正确的,那就要坚持!

在结束本文之前,我最想说的是:请理解裁判员的工作,我们需要让竞赛拥有一个晴朗的天空,需要让所有的球员以及爱好者知道真正的高尔夫球比赛是怎样的。这当然需要裁判员不断提高自身业务素质,但同时也需要球员积极配合我们的工作,需要媒体对裁判工作给予更多的支持和理解。总之,这需要大家的共同努力。

在这几年,通过中国高尔夫球协会领导的鼓励、支持,以及不断地提供机会,中国的裁判员正在得到国际高尔夫球裁判界前所未有的认可。冯力源和肖裕峰在今年的R&A考试中取得了令人满意的成绩。加上去年通过考试的廖一臻和笔者,中高协派向R&A参加考试的4人全部达到或超过了执法国际大赛的公认成绩标准——80分!当然,理论成绩仅仅是一个方面,大家也正在不断地积累大赛经验,向国际同行学习。我深信,在中高协的领导和支持下,中国裁判员队伍的素质会以更快的速度得到提高,有资质执法国际大赛的裁判员数目也会在尽短的时间内得到增长。

(李今亮)



相关文章

目前在观澜湖高尔夫球会任职。

评论 (7)
引用/转载 (0)
  1. 猫猫 unknowunknow 沙发 2009/01/31 01:50

    我说怎么看开头这么熟悉,原来是李老师的,之前看过了~

  2. Joe unknowunknow 板凳 2009/02/01 11:50

    是啊,回家之前转了李老师的一篇文章。

  3. second unknowunknow 地板 2009/02/10 11:53

    为何国内的比赛,总感觉无法按既定时间完成比赛,本人觉得两方面原因:一是国内球员技术水平有待提高;二为国内球员自身对规则的不熟悉(他们不愿花时间去了解),遇到任何问题都寻找裁判帮助,这无疑延迟比赛时间.

    希望国内球员有意识地去填补这部分知识的空白,对自己、对比赛都有很大的帮助!
    希望中高协能请裁判员们在每场比赛中举办规则讲座~~~~

    题外话:呵,我先以为文章是JOE你写的,但看下去,时间不对……

  4. Joe unknowunknow 4楼 2009/02/11 14:46

    你说的球员对规定方面的了解有限是一小部分情况吧,这样的情况大部分出现在青少年的比赛中,因为他们对规则本身了解不深,担心自己去做判例会出现错误,只好叫裁判咯。
    大部分慢打应该是裁判的工作没有做好,导致球员等待裁判的时间;另外裁判对打球速度的控制也是很重要的一方面,如果比赛开始之前做好每个球员到达及完成每个洞的时间表的话,就会很好控制的。

  5. second unknowunknow 5楼 2009/02/11 16:32

    正规比赛中,裁判们都会做速度表并张贴出来,注明每洞完成的时间.但时间表的制作完成,并不能很好控制球员的打球速度,应该一旦有一组球员慢打,则会延误往后组别的完成时间.

    当然,延误发生需要裁判进行督促,但现国内比赛的裁判人数有限……且当球员都需裁判长进行裁决时,这样就极其延误时间!
    另一方面,当球员遇到规则问题需寻找裁判帮助时,他们惟有通过巡场员、记分员等等携有对讲机的人员方能呼到裁判,这样在寻找“对讲机”中,不可避免造成慢打

  6. Joe unknowunknow 6楼 2009/02/11 19:59

    在比赛条件里声明慢打一次口头警告、两次罚一杆、三次罚两杆、四次DQ之类的,你警告他一次,以后他看到裁判就会飞也似的打了,关键看你执行得严不严格。

  7. second unknowunknow 7楼 2009/02/12 16:51

    看来以后若JOE当裁判,肯定是个尽责且非常严格的裁判了!

  • 还没有被引用/转载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