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 转:国家队用体制壮胆让成绩说话 更应推动青少年发展

转:国家队用体制壮胆让成绩说话 更应推动青少年发展

0

10多天前,中国高尔夫国家队“前无古人”、“开天辟地”般地隆重成立了。今年才15岁的高尔夫国家队员李昊桐用一句估计被事先教导的话形容称:“举国体制就是好。”

果真如此?!

中国人有喜欢复制所谓成功模式的传统,从地下非法盗版,到台面上正而八经的经验学习。上星期,李娜在法网上破天荒夺冠成功,凑巧,那时候为巴西奥运而刚刚成立的中国高尔夫国家男队首次隆重亮相,他们正在山东南山参加中国高尔夫大师赛,这也是“同一亚洲巡回比赛”。

高尔夫运动与李娜自己单练的网球运动有许多相似处,比如都是靠自己请教练、自己掏钱训练、选手后面都跟有自己的服务团队、都是出世界级体育明星摇篮的比赛项目等等。于是,网罗众多“单干户”的中国高尔夫国家队该不该成立?高尔夫国家队能否有效配置资源?能否打造李娜式的明星等问题,自然成为议论的话题。

纠结的选人标准

2009年10月,国际奥委会投票通过高尔夫成为2016年和2020年奥运会的正式比赛项目。一年半左右时间过去了,除了中国,国际上至今还没有哪个国家专门成立高尔夫国家队备战奥运。

我们“举国体制”一切都是为了奥运会金牌项目,约10年前在苏州召开过一个全国体育大会上有部分人曾经质疑过“举国体制”,最后还是赞成“举国体制”的占上风。所以,成立高尔夫球国家队是体制下的产物,倘若“无为而治”,那倒不符合国情,奇怪了。

5月31日成立的国家队中有男、女队员共计16名,其中近半数队员并非职业队员,这有些出乎意料。业内揣摩国家队的选人标准意味着什么。

国际上高水平的职业比赛按顺序是:美国巡回赛——欧洲巡回赛——日本巡回赛——亚洲巡回赛——同一亚洲赛。同一亚洲赛是获得世界积分最低的比赛,因“利益需要”中国高球内部不承认亚巡赛积分,所以,目前大部分中国职业球员不参加亚巡赛。

目前国内约有150名左右的职业队员,他们中的绝大部分球员因水平太低,只能“自娱自乐”限于国内打球。他们水平到底低到什么程度?从2011 年5月份,从中国高尔夫球协会男子职业积分排名中可以发现,排到第51名时,各种积分一栏里都零分,显示排在后面的职业队员连国内的比赛积分都拿不到。

目前男子仅有梁文冲有资格在欧巡赛中拼杀。女子中有两人成绩比较好,一个是叶莉英,她在2005年是国内第一位以替补外卡身份打入世界职业级别最高的LPGA即美国女子职业高尔夫球巡回赛的中国选手,在2009年她开始挑战日巡赛,并获得2010年种子选手资格,今年她再次获得了2011年日巡赛种子选手资格。另一个女将冯珊珊是第一个拿到LPGA全卡的中国女子选手,她目前世界排名第68位,也是中国唯一跻身世界女子排名百强的选手,今年她打入了世界女子职业高尔夫球四大满贯赛之首——第40届纳贝斯克锦标赛的决赛。

值得一提的是男子选手吴阿顺,他目前在中国职业积分排名第二,来自上海汤臣高尔夫俱乐部,去年他在日巡赛上获得的积分被国内有关部门“糊涂遗忘”,由此痛失了一次在佘山世锦赛与老虎伍兹同场竞技的机会。在刚刚结束的南山中国大师赛中,他获得第11名,也排在所有中国参赛选手第二名。业余球手李昊桐在南山大师赛打到前36洞时,曾领跑中国军团,最后也获得第21名的好成绩。

目前国内排名第一的职业选手梁文冲以及具有发展空间的李昊桐被吸收为国家队成员容易理解。国内排名第二的男队员吴阿顺为何首批没入选,在国外打球的叶莉英和冯珊珊也未入选,而获得过亚运银牌的阎菁目前在新加坡学习打球,她极具发展潜力,冯思敏在美国打球,她俩都入选国家队。难道前者适合“单飞”,后者需要“举国体制”的帮助?也许,高球管理中心也在两者间纠结。

国家队的资源

据记者从业内知情人士处了解到,目前大约有100名左右持中国护照的孩子分散在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和欧洲等地打球,他们中的多数家长宁愿自己掏钱培养,也不愿意在国家队旗下受训,像女孩子封月在美国已经取得不错的成绩。据一名国家队队员的家长透露,适当时候他也将把孩子送往美国训练。看来对自己有信心又有资本的人更愿意做“个体户”。

据梁文冲近日在接受采访时透露,一名高尔夫职业选手每年大约需要花费50万人民币。

职业选手靠打球挣职业赛奖金维系生活、训练和比赛。同一亚洲赛也可能是中国职业选手最佳的捞金机会。南山大师赛上获得第11名的吴阿顺得到约 1.9万美元的奖金,从这里也可以反衬出,一大批排名靠后的中国职业选手用奖金很难维系自己的职业生涯。虽然业余选手李昊桐和石昱婷打出了成绩,但是他们在进入国家队前全是靠家里出资培养的。李昊桐甚至有自己的体能教练和家庭文化教师,其父亲为了方便他出门参赛,还专门改装出一辆带卧室和卫生间的房车。

毋庸置疑,一个成功的高尔夫选手后面肯定都有一个成功的私人团队,伍兹到佘山打球的时候甚至把私人厨师都带到中国。

没有达到相应水平的选手,进入国家队训练可能是比较好的选择。国家队握有许多参赛资源。比如每年在佘山举办的汇丰世界锦标赛,中国可获得4个照顾名额,前年在深圳观澜湖举办的世界杯也有2名照顾东道主的参赛名额,在中国周边国家举办高级别巡回赛时,中国有时也能得到照顾名额。

参加这些世界高水平职业比赛意味着可以获得积分的机会。巴西奥运会参赛权规定,按积分顺序排定,每个国家只能有两名选手参赛。假如以今年的世界排名对参赛资格测算,估计须获得世界前60位左右的排名才有可能获得奥运参赛资格。

本来中国的高尔夫职业水平就不高,如果把那些获得积分机会的大赛让给国家队中实力不济的人,那么在国家队大门外的那些职业队员就更没有机会向世界前60名去靠拢。目前中国最好的男子职业排名大概排在世界第100位左右。典型的例子是女子冯珊珊,世界排名第68位,获得更多的参赛机会也许可以帮助她再往前走8位。

管理层更应该推动青少年发展

叶莉英、冯珊珊、吴阿顺等这批水平比较高的职业选手,或许还有其他原因没入选这届国家队。记者在与一些赞助商交流时发现,目前高水平职业选手后面几乎都有赞助商支持。职业选手一旦转投国家队,起码面临两个问题,一个是原先签约的赞助广告将无法履行;二是很大一部分赞助商是球具商,队员到了国家队也许将换用国家队赞助商的球具。打过高尔夫球的人都知道,一旦改换球具,很可能影响到成绩,有的人可能一辈子也不习惯新球具。另外,也许不习惯国家队的服务团队,况且国家队还有许多约束纪律,这些因素使得有些人不太愿意进国家队。目前,有一些赞助商开始敏感起来,他们担心今天投入的钱,明天因国家队而突然打了水漂。

国家队选对人,可能使得“举国体制”变得更有效,如果选人有误或者许多高水平职业选手不愿意进来,原本通过“举国体制”重点配置资源的初衷可能被扭曲。世界高尔夫球运动的现状似乎已经给出了答案:目前世界上高水平的高尔夫职业选手,只有私人服务团队,没有“国企”提供支持,这多少让我们高尔夫的 “举国体制”有些尴尬。

中国大陆目前粗略统计约有500个高尔夫球场,其中不乏具有国际高尔夫视野的职业经理人和老板,他们中的一些有识之士认为,国家队建设初期可以不完善,但日后必须完善发挥效力和指挥棒效应,目前全国约有50万高尔夫自发运动人群,不然它会造成国家垄断,而不利于本来就长于民间的高尔夫运动发展。 “举国体制”的确帮助我们获得北京奥运会上竞技成绩的巨大成功,但是像高尔夫等项目也许并不完全适合全部采用“举国体制”,其“举国体制”重点还是应该放在青少年培养上。

高球管理中心应该考虑机制上的办法,去发掘好苗子。美国高尔夫实力为什么如此强大,因为他们有一个AGJA美国青少年高尔夫协会,还有 R&A-PGA-USGA等非盈利性培养机制,其收入都用来推动青少年发展。目前在美国学习的两名中国青少年球员胡牧和韩韧等都从中受益,获得奖学金上大学并毕业,他们这次都参加了南山高尔夫大师赛。

中国高球管理中心认可的比赛一般“雁过拔毛”,都收比较高的管理费,那么青少年比赛是否可以不交费,以鼓励更多的球场俱乐部举办比赛?

李昊桐和石昱婷目前进入了国家队,也到了他们的后发展时代,这两名天才少男少女入选国家队后,是否如愿进入他们的黄金发展时代?

中国高尔夫球管理中心,你们有招数吗?

via Sina



相关文章

目前在观澜湖高尔夫球会任职。

发表评论